拥抱变化!勇于逐梦!89年批发商小伙闯出自己一片天

Ronan 神批 2020-12-04

图片

本文预计阅读时间9分钟
封面来源:网络
本期小编:Ronan


01


逐梦北京 寻找机会

2008年,北京。

20岁的小李在北京站偌大的广场上看着眼前的人来人往。


图片

图片来源:网络


许多行色匆匆的人们背着大包小包、紧攥着车票,神色紧张地看着广场LED大屏幕上的车次信息——这些急于逃离北京的人,当初也是那么急切地想在北京扎根。


但小李没有太在意这些人。他紧了紧背包,随着与那部分人相反的流跳上了某辆大巴。


穿越了大约980公里,来自河南信阳的小李来到北京,他想在这个“能够赚大钱”的城市,开家小超市

 

彼时的北京正忙着筹办奥运会,世界各地的人们在这一年疯狂涌向这里,大家都想一睹大国首都的风采。


图片

图片来源:Hippopx


“亲戚朋友在北京混得不错,尤其开宾馆的很赚钱。”


“我一心想做超市,但找不到合适的店面。”


刚入行的小李热血十足,但经验不足,对北京也不太熟悉的他最终也成了来一睹首都风采的游客。


北京的人很好,“能和你唠一个上午”;北京的机会很多,“很多人赚了大钱”。但可能磁场不对,这里并不属于小李。


于是小李转身南下,去了杭州

 

02


转移战场 筑梦杭州

这次他很快就在一个小区里开了家超市,足足有一百多平

 

哪怕当时还没做生鲜业务,小店生意依旧火热。“那时日用百货毛利率很高。要是有人搬家过来,他们在这儿买个四、五百块钱的东西我能挣个两三百。”


日子红红火火的过着,小超市一直开到了杭州东站开通那年,也就是2014年。


“记得很清楚,就是苹果手机出来那阵。”


图片

图片来源:Hippopx


2014年,智能手机已经越来越普及,电商也逐渐兴起,人们越来越热衷于网购,这对小李的生意造成了很大冲击。


“之前智能手机没出来前也有网购,但是体量都比较小。后来发现身边的人几乎都从手机上买东西了。我这边又连开两个物美,生意就下降严重。”


小李又想到重新开始,这一次他打算转行,做批发


原因单纯是因为“自由”——“开店太累了,要一直坐在那儿,腰痛。做批发的话可以出去走走。”


为了这份自在,小李在2015年回到了河南。


03


重回起点 不断摸索


这年小李26岁。

他在郑州某小区干起了批发生意,主要经营雪花啤酒,给餐饮店供货


这个位置小李坦言“其实选得不太好”,因为旁边就是华北最大的批发市场集中地,世贸华中万货城等批发市场都在附近。


图片

李大哥的店面


不过事物总有两面性,这个位置也具有一定的优越性:“这里没有很强势的批发商和我争,这块小蛋糕我能吃的下!”。


正好那时雪花啤酒急于扩充在郑州的市场,招商门槛有所降低,小李看准时机代理了雪花啤酒


“当时郑州的啤酒市场只有雪花和一个地区性品牌,其他品牌的厂家还没有发力,没有完全进入郑州市场,处弱势地位。雪花又是个全国品牌,占优势”。

 

图片

李大哥的仓库,堆满了雪花啤酒


机会是抓住了,经营的好不好就完全看自己了。超市生意和批发生意虽有关联,但经营方式完全不同,对小李来说这是个全新的挑战

 

小李首先受到了来自上游厂家的压力

“找雪花拿货要押钱,每件、每车都押,等到下个月厂家才会还给批发商。最多的时候两个月能押10多万。”10多万,对于当时刚刚入行的小李来说并不是个小数目,“那时候都在借钱押”

 

厂家给的压力大,下游给的压力也不小。有时候自己的客户好端端的就不再找李大哥拿货了。

 

“他们店家肯定考虑价格低的,整个市场就是这样。这么多店,这么多厂家都在竞争,客户流失是控制不了的。”

 

除此之外,还有一些鸡零狗碎的事情让小李觉得身心俱疲。

比如,由于啤酒是个比较特殊的品类,它会牵扯到一个回瓶的问题。小李送完货还要回收酒瓶,不收瓶就不挣钱了,而向餐饮店收瓶又特别麻烦

 

图片

李大哥回收的空酒瓶


“像北京、杭州,往餐饮店送啤酒的话是要向店家收押金的,但郑州就不收,因为郑州啤酒竞争蛮激烈的。”没有押金,餐饮店对酒瓶回收就没有那么上心,导致小李回收的困难。

 

很多时候,他都想过放弃这一行,“不挣钱,还有各方面的压力。”


但是小李选择坚持下来!从0到1,靠着自己的努力,他把批发部经营的蒸蒸日上。


小李勤勤恳恳地为自己的事业努力奋斗。

每天早上,小李七点左右起床,到店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给前一天下午、夜里积攒的订单配货,“尤其是夏天,很忙,一直得忙到晚上十一十二点”。

 

图片

李大哥的仓库一角


小李很看重客情的维系。账算错了,小李会及时给店主更正;店主不在店里,他也会很认真地清点货物。

 

小李的态度赢得了与他合作的店主们的信任,慢慢的,他变成了店主们的“免点上游”,甚至“知心大哥”,没事店主们就会和他聊聊烦心事。

 

“店主有啥事就给人家开导开导,什么心理问题啊、家庭问题,能管的都管”。

 

“当时有个店主不想干了,两家闹分家。两边都比较信任我,我就帮着调解一下,多跟人聊聊。”

 

这本质是个互惠互利的事。“我觉得批发也算服务行业,服务行业就要把服务做到极致。我服务好、态度好,动作做到位了,老板们就认可我这个人了。”

 

坚持与态度,让小李的库房现如今扩充到了一百平方,客源也多了起来。他又雇了两个店员帮忙送货,日子越来越充实。

 

图片

李大哥和家人


小李也成长为了李大哥。

李大哥一直觉得他的生意能够经营到现在,关键点在于“服务”。尤其近两年老客户也慢慢回来了,李大哥更觉得这都归功于他的服务态度。

 

“在最开始,店主们会因为你货物价格低跟你合作,但合作过程中存在很多变局,客户们可能会因为服务等各方面原因离开你。相较于低价格来说,后续的客情维护才是关键。”

 

04


步履不停 梦想继续


李大哥现在的生意越来越稳定,到了几乎可以随时转让套现的程度。


年初的疫情给各行各业都造成了很大的损失,但是李大哥这里影响却相对较小。


“我的客户主要是餐饮店,疫情期间餐饮店开不了门,那段时间有损失。当时我心里也着急啊,他们再不开业酒都要过期了。不过也好在那段时间本来就是啤酒淡季”。谈到这件事,李大哥还有点后怕,“一复工,大家出来报复性消费,仅半个月库里所有的货就都销没了。”


图片

图片来源:网络


所以,整体来看,“疫情期间对我的影响并不算太大”,李大哥如此说道。


不过对于未来的市场判断,李大哥认为“批发变得难做了”

 

李大哥也同我们讲述了他对于批发行业的思考。

 

首先,“传统批发的体量在缩小。总体来说现在的利润收益比以前低。”

 

再来,传统批发行业的经济环境还受到了电商的冲击

 

图片

图片来源:Hippopx


“我刚开始做批发的时候,快驴什么的还没开始做,现在每年基本都会有新的东西出来影响我们。

 

谈到这场传统批发业与新兴B2B电商的较量,李大哥认为电商其实并没有完全占上风,双方各有优劣

 

“他们那些平台想进来也比较困难,市场已经确定了。我们传统批发部再做点动作、盈利模式再往上突破一下就能活下来。而大的B2B如果不赚钱就会倒闭,除非他们有更好的盈利模式。”

 

李大哥认为,这些电商平台在发展的前期追求规模,欲在后期盈利,这个过程风险很大。

 

不过这些B2B的电商平台也确实让李大哥认识到了传统批发部的不足,这些电商平台有成熟的团队管理以及雄厚的资本支持,“他们不赚钱也能送货”。

 

图片

图片来源:Hippopx


团队及资本的加持,这些B2B电商稍有动作可能就可以打下市场,这让李大哥有些危机感。

 

所以李大哥一直在寻求变化。

因为门店在小区里面,所以李大哥也想在今后开发一些ToC的业务,“以后要做的话,就往新品方面做,做年轻人认可的东西”,他很看好现在的年轻消费者市场


要为客户提供更好的服务,李大哥观察到“哪个小店老板不玩手机?一直拿着刷抖音,打游戏,未来生意一定在手机上,在APP上”。


也因为这样,李大哥开设了自己的神批店铺,要将自己的生意通过小程序实现。


图片

 

李大哥还想同时把自己的批发业务做广,通过打造“引流产品”、压低能带货的商品价格、通过自己优质的服务吸引客户到店,促使顾客们一并购买店内的其他产品

 

李大哥有许许多多的想法,他一直在观察,在学习,在想方设法地把自己的服务态度和对行业的热忱发挥到极致

 

“不管什么行业都在变,你不变就会被时代抛弃。不要被眼前的困难绊住,把方向确定好、把眼前的事做好,还要寻求改变。”这是李大哥想对同行们说的话,李大哥这一路也确实是这么走过来的。

 

李大哥现在的店面经营得很好,他想继续把自己熟悉的业务做得再好一些。


“批发这一行,干的越久越值钱!”


批发商须知

在当今信息化发展中,传统批发渠道依然处于不断进步之中。如果想让您的批发事业更上一层,不仅要多多关注业内前沿资讯,还要学习利用新工具为您的事业增添助益。


神批APP是我们以服务批发商为目标创办的软件,主要功能是帮助批发商开设网上店铺,实现微信分享店铺、处理临期商品、阶梯设价、智能记账等功能。

批发商可以使用神批app批量录入商品,设置价格、活动,您能够拥有自己的网上店铺并进行分享。


图片

    首页 关于我们 旗下产品 深度合作 联系我们
    发展历程 使命愿景 货比三价 数据开放 地址:北京 · 天津 · 上海 · 深圳
    社会责任 团队 神批 联系我们 电话: 400-014-7796
    微数实验室 加入我们 答案-快消智库
    媒体报道
    hqq.vip 2016-2021 © All Rights Reserves 京ICP备17064660号